油画 父亲 描写

油画《父亲》的文字描写:谁能写下油画《父亲》的文字描写。,:要求。200字。,:情况紧急。饱满的构图,明黄与古铜的色调,接近与超写实的细节二......

油画 父亲 描写

油画《父亲》的文字描写

:谁能写下油画《父亲》的文字描写。 :要求。200字。 :情况紧急。
饱满的构图,明黄与古铜的色调,接近与超写实的细节二,沧桑的面孔,眼神。从这几个方面入手以上几点展开,很容易就上200字了。全文限制与百度规则我不能给你陈述了

根据油画《父亲》写一个作文

100字以内70字以上
古铜色的老脸,枯黑干瘦,脸上的皱纹镶满了泥土,沟沟壑壑,纵横交错,宛如布满田间的小道。车辙似的皱纹里隐藏着艰辛和苦难。
深陷的眼睛,充满了凄楚、迷茫、辛酸、无奈还有纯朴、善良和期盼。
干裂焦灼的嘴唇,所剩无几的牙齿,稀疏的胡须,无不显示出他的沧桑。
皮皮哒哒、筋骨分明、犹如乡间泥路一样粗糙的手,饱受了风雨的侵蚀,尝尽了人生的冷暖。他的手里捧着一个瓷碗,一个锯过的、盛着茶水的瓷碗。
这就是罗立忠的油画《父亲》,一个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的肖像画。凝视着这张画像,我仿佛看到了千百万个农民在烈日炎炎下辛勤劳作,在寒风苦雨中拼命挣扎。茫茫人海中我看到了一张脸,一张布满皱纹的脸,一张写满沧桑凄苦的脸。一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他向我走来,愈走愈近。
花白的头发,黄而瘦的脸,粗糙的、长满倒刺的、血迹斑斑的手,一年四季土里刨食,春天耕地、打垄、播种,忙忙碌碌,十多亩土地,空旷的田野里形单影只;夏天烈日当头,刮苗耪地、锄草灭虫,汗湿衣衫,无依无靠;秋天肩扛手拖,谷子、大豆、花生、红薯……三三两两运回家中,还是影单形只;冬天储藏出售,仍然是形只影单!酸甜苦辣,饱经风霜,却乐观豁达、无怨无悔!尽管生活给予他的是苦难、是沧桑,他依然对生活充满希望和期待!这就是我的父亲,一个平凡而又伟大的农民!
《父亲》鼻子上的“苦命痣”是画家精心安排的,它标志着农民一生的苦难。我的父亲没有这颗苦命痣,但他的命就像苦藤上的苦瓜。他没有姐妹,从小就给久在病床上的他的妈妈熬药,也因此目不识丁。结婚生子,一家四口,有儿有女,生活也让他有滋有味,可是儿子三十出头就得了脑血栓,随即老伴又是震颤麻痹,痴呆的老伴不能为他做任何事,十多亩地,只有他形影相随,不仅如此,劳累了一天的他,还要为老伴洗衣做饭!
“卷耳朵”也是画家的杰作,表现了农民的天http://www.jimuwu520.com性善良、驯服、不会反抗。我的父亲不是卷耳朵,但他善良、http://www.jimuwu520.com负重,逆来顺受,从不抱怨,好像命运给他的他都能接受,而且乐此不彼。今年他用了一亩半地,栽了三千多颗红薯秧,自己挖堆儿、刨坑、挑水、抹秧儿、平坑。挑水是很不容易的,上山下岭,小路弯曲,一上一下要走五六百米,那股执着、韧性是我不能比拟的。老天有眼,他的红薯又大又好又顺流,可是贼也长眼睛啊,偷了他不少,他心疼啊,自己辛辛苦苦收获的果实,让别人窃取了。气愤和无奈写满了他的脸,但是他就是有那股啊Q精神,不与人为敌,特会自嘲:我要是逮住了偷我红薯的人,我就告诉他,你别偷我的了,我都这岁数了,栽点红薯也不容易,我保证不告诉别人……善良而纯朴的父亲啊。
油画《父亲》是千千万万个农民的缩影,他们的共同特性就是:善良、纯朴、坚韧、执着!用他们的粗糙的双手创造人间的美味佳肴!

描写 油画《父亲》 300字左右

罗中立从八十年代初期以来一直坚持着油画艺术的乡土主义立场。他早期的巨幅起级写实主义作品《父亲》曾经代表了一个时代的艺术理想和进程。《父亲》一画曾获“中国青年美展”一等奖,其画面具有一种悲剧性的震撼力,表现了生活在贫困中的老农形象;老农开裂的嘴唇、满脸的皱纹以及手中粗劣的碗等等写实的描绘,消除了积木屋观赏者与作品之间的隔膜,画家藉此来对传统文化和民族进行反思。 近期的作品仍旧深沉地关注中国农民。厚重朴拙的笔触和浓烈的色彩,以及特殊的光线效果,无不抒发着画家深层意志中的情感和对本土文化的深切关怀。

有关 罗中立 油画 父亲 中父亲的外貌和神态描写

罗中立先生创作油画《父亲》的时候还是四川美院的一名学生。作品借鉴照相写实主义手法,以画领袖像的超大幅面画出的饱经风霜的老农形象。有精细入微的细节描写。作品产生的年代适逢国家调整农业政策,大力推行农业现代化部署之时,作品触及了这一重大的时代课题,当时引起了美术界和社会上的关注和争论。

罗中立的油画《父亲》的鉴赏

请从画面来分析罗中立的油画《父亲》这一幅巨画

罗中立以浓厚的油彩,精微而细腻的笔触,塑造了一幅感情真挚、纯朴憨厚的父亲画面,虽没有华丽色彩,也没有宏大场景,但依然刻画得严谨朴实、细腻丰泽,被业内评价为“以纪念碑积木屋式的宏伟构图,饱含深情地刻画出中国农民的典型形象,深深地打动了无数中国人的心。”

画面具有一种悲剧性的震撼力,采用照相写实主义手法画中国的一位普通的,贫困的,苦涩的老百姓,人物的形象是人们再熟悉不过的老年农民形象,老人枯黑,干瘦的脸上布满了象沟壑,又如车辙似的皱纹,深陷的眼睛露出了凄楚、迷茫又带着积木屋恳切的目光,象是在缅怀过去,又象是在期待未来,让我们感受到那牛羊般的善良目光的“通视”。

干裂、焦灼的嘴唇似乎已被封干许久,仅剩一颗门牙的嘴里不知饱尝过多少的酸、甜、苦、辣,犹如耙犁一般的破伤的大手捧着一个破了又被重新锔起的粗瓷碗在喝水,细小毛孔里渗出的汗珠不知已滑落多少,稀疏的胡须,还有那象征着悲剧色彩的苦命痣,都无不打上了他艰苦劳动,生活悲惨的的烙印。

扩展资料

《父亲》是当代画家罗中立于1980年创作完成的大幅画布油画。现收藏于中国美术馆。

该画用浓厚的油彩,精微而细腻的笔触,塑造了一幅感情真挚、纯朴憨厚的普通农民形象。即使没有斑斓夺目的华丽色彩,也没有激越荡漾的宏大场景,但作者依然刻画得严谨朴实,细而不腻,丰满润泽。背景运用土地原色呈现出的金黄,来加强画面的空间感,体现了人物形象外在质朴美和内在的高尚美。

《父亲》属于大尺幅超写实肖像油画,这是一幅“很大很大”的普通农民肖像画。

画中人物头裹白布、手端旧碗且在阳光照射下满脸黝黑,其脸上有,似岁月的刀刻出、又似五线谱谱写的皱纹,眉弓上有,如早晨叶片上的露水,大粒而欲滴的汗珠,还有凸出的眉弓与凹陷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宽厚的鼻翼以及鼻梁右侧粗黑大颗的苦命痣,仅剩一颗门牙、半张的嘴、干裂的唇和手中端着的这碗浑水,形成呼应,似乎这老人刚经过一阵辛苦的劳作,口干舌燥,正想端着水喝,突然来了一个熟悉或陌生的人,老人眼光注视着这人的情景。

《父亲》是1980年罗中立根据在大巴山生活的体验,以及与农民结下的深情,创作的作品。

20世纪70—80年代,社会处于变革时代,人们的价值观念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主体意识开始觉醒,艺术的表现意识深化,这就形成了一个良好的客观的环境。反映在艺术创作上,艺术家开始对周围身边的琐事及普通人民产生浓厚的兴趣,从而改变了以革命领袖为主要描绘对象的创作方法,《父亲》就是在这样一个良好的氛围下应运而生的。

《父亲》中的艺术形象来源于一位名叫邓开选的普通农民。20世纪70年代农民进城主要是淘粪,把粪作肥料。为了这个肥料,生产队、公社之间经常发生争斗,就是为了这个肥料,画家附近的厕所里都有农民住在里面,那时候城里面每一个厕所都有农民住在里面。

农民过年的时候也守在那个地方,所以农民的那个神态和姿势,引起作者很大的震动,之后,他就画了守粪的农民,又画了一个当巴山老赤卫队员的农民,最后才有了现在这幅作品,开始画的名字是“粒粒皆辛苦”,后改成《我的父亲》,最后去掉了“我的”二字更名为《父亲》。

《父亲》被视为伤痕画派的一个重要代表,是一幅典型的乡土写实主义作品,表现了画家罗中立的乡土主义情怀,是罗中立本人对本土文化和艺术的坚守与挑战,也是为落后的农村及农民代言,让人们关注农民,关注那朴质的美与勤劳的品格。

作者深谙农民的困苦,懂得农民的欢乐,更理解农民的需求。《父亲》能够激起人们对于普通农民由衷的热爱、赞美和强烈的责任感,激起人们发自内心的感情波澜,而不只是一声悲天悯人的长叹。艺术融铸入人们的思想感情之中,深刻地表现出中国农民的力量和希望。

命运给予他为土地的兴衰而抗争的责任,命运同时也给予他为家庭的成败而打拼的勤奋,命运给予父亲善良的心,纯朴的情,与世无争的信念,在阳光下晒得那么自然黝黑的皮肤。即使这一生没有受教育的机会,也从未有一声嗟怨,只要看到那秋日阳光下大片大片的金黄,微笑就一年一度地涌上心田。当人们凝视一个阳光下的慈父时,它的意义已不仅限于农民的力量所在,人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它已经涉及了人类灵魂的象征。

参考资料:父亲 (罗中立创作油画作品)-百度百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