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侧面描写

用侧面描写美女像陌上桑第一段似的.谢谢!!!!!她一走上公交车,就把乘客的目光都吸引住了.,一个小青年忙站起来,却不小心碰到了头,还呵呵地......

女子侧面描写

用侧面描写美女

像陌上桑第一段似的.谢谢!!!!!
她一走上公交车,就把乘客的目光都吸引住了.
一个小青年忙站起来,却不小心碰到了头,还呵呵地说:你坐,你坐.
她摇摇头,转身坐到了另一个座位,旁边是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女孩瞪了她一眼,把头转向窗外.

有关侧面描写女子貌美的诗句

如题
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
  罗敷善蚕桑,采桑城南隅。青丝为笼系,桂枝为笼钩。
  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缃绮为下裙,紫绮为上襦。
  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著帩头。
  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怨怒,但坐观罗敷

谁有侧面描写人物的范文

飘絮在风中的忧郁 ----或许宝钗可以这样写
飘絮在风中的忧郁
----或许宝钗可以这样写
五年前,或许那时的情景就如深秋飘零着落花和枯叶的花树一般.命运让我掌心中托住的是www.jimuwu520.com那已褪去绿意的黄叶,而不是那看似美丽依旧却已是走到尽头的翩跹落花.命运,注定让我选择了她,而背离她.那时或许我还年轻.
三年前,再次的聚首,让我再一次坚定的确信自己选择的是她,而注定要抛离她.为了她我注定与她是对立的.那时的坚定我没有怀疑,因为她看起来是那样的娇弱而需要人保护.
两年前,为了保护她,同样为了攻击她,我一点一滴的吸收养料让自己变强,变得有能力 有实力成为一个卫士,一个勇敢的斗士.那时的我意气风发,尖锐得身上只剩下能刺伤人的棱角.而她,受到了我的攻击,身上应该有不少的伤痕吧.
一年前,一年的征途已让我有些疲惫,更让我的心里有了丝丝的动摇.为了她,或许这会是一份永恒.虽然在这之前做任何事情都几乎半途而废,但这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会如此的执着.或许会用上一生而来保护她.然而对她我是否做的太过了?书中,她积木屋是多么的孤立无助,而她却是那么的惹人喜爱,人缘广结.而现实中却截然相反,多少卫士守护着她,却来攻击她.而她拥有的仅仅只是那几个执扇者,为她拂去身上的一些灰尘,而却挡不了那锋利的剑伤.或许是天生的助弱除强,怜惜弱者.初看到她时,也是因为她怯生生的样子而一无反顾的决定保护她,然而事实的情况却是......,我是不是错了?若是让我回去重新选一次,或许我会选择保护她的,但时间不会倒退,我也不会有第二次机会.所以一直以来,我的心是矛盾的,心中幻出了两个自我,不同的灵魂,一个保护她,而攻击她;而一个保护她却伤害她.然而人却还只是一个,这一切总是无济于事.
现在,就在这时,当我下笔的这一刻,一切也是时候幻灭了,五年的一切都该如泡沫般碎去.或许我应该守护着她们两个,而不分孰轻孰重,或许我可以做到.
----题记
钟灵毓秀,或许这个词语天生就是为她而设计的.就如她的名字一般,只有她才配得上那厚重敦实的雪,而也只有她配得上那灵秀俊敏的玉.(一直以来,玉和雪都是我最喜欢的两物,只不过以前我不承认她是雪罢了.)
天生的丽质,聪慧过人使她颇招人喜爱,而长兄的贪玩成性,更是让家中视她如掌上明珠,让她读书识字,度胸中的学问早已让她慧眼如炬.而父亲的过早去世,长兄的无能,母亲的抑郁,让善解人意的她又过早的背负起了家庭的包袱.她要振兴这个已经濒临没落 外强中干的家庭.而她也知道她自己只是个女子,她没有资格去管理这些,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嫁一个好一点的夫君,让他能继承家里的产业,帮助她重振自己的这个家.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过早的成熟,让她看清了隐藏在钱权下的人情,让她的心过早的蒙上了利益的阴影.而不管是母亲有意叫她带上金锁,还是癞头和尚无意讲出金玉缘.她终是踏上了去"选秀女"而进住贾府之路.
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她知道他就是那个带着宝玉的混世魔王,不自觉的心中涌起一股丝丝的甜蜜.而她自己却也不知道为什么.再见到他时,心中又溢满了喜悦之情.看过了他脖子上的宝玉,心中莫名的高兴,或许她自己都没想过她竟会如此的大胆,当着他的面把自己贴身携带的金锁给他看了.还有那,与他宝玉上的八个玉字相对应的八个金字.此时的她还真有点相信了那金玉缘之说.最后他还是嗅了她身上的香味才离开的.她心中想着到底他爱不爱闻自己身上的香味.但她却毫无神情来微露出她的内心,她看似那样的静如古水.
然而一段时间的接触之后,她的心中有些失望了.就如她第一次看见她一样,她心中不禁疑问人间竟有如此似不食人间烟火之绝色女子.而她也发现他竟是那么的喜欢这个女子.虽然他对她也一直很要好.而他却也似他哥哥一样贪玩成性.或许是出于私心,或许是已看出了他家如百足虫之死,她几次提醒过他应为自己的前程着想,不要荒废光阴,可惜他都如风过耳.她不禁疑问:虽然他们两家世代联姻,但他能帮自己重整家业吗?
或许是因为生性的淡泊,或许是因为天性的随散,亦或许是未有能悦己容者.她不似其他女孩一般喜欢打扮自己,也不喜欢装饰自己的闺房,她的一切那么清馨自然,这或许很不符合她的年纪.而生性的不温不火,让她不轻易表露出自己那一丝的感情,她自己知道太放松或太极端都会让自己犯错误,她必须学会克制自己.而在滴翠亭的那次,她真的忘乎了所有,她从没有过这么开心的放松自己.然而当她听到了那两个人的对话之后,她不禁呆了,都怪自己贪玩不谨慎要求自己才弄得现在这个地步.而那两个人又在迫近自己,就快要发现自己了,她心中一阵忙乱.或许是出于人天生本能的保护自己意识,或许是无意,或许是有意,她已经没有了时间考虑了.她叫出了她的名字,编造了一些话在那两个人眼下脱了身.而事后她想起来,自己又不禁出了一身冷汗,若当真窥破了她们二人的秘密,她这个外来人恐怕又要惹闲语了,但终究她还是用她作了挡箭牌,她又自觉得微微欠罪于她,她拿她换取了自己,但这些她也只能埋在心里.
过早的当家,已让她知道怎样才能更好的与人交往,偶尔的对人施一些小恩小惠,会让别人对你更有好感,不至于把自己陷于四面无援的境地.而在这里,她确实这么做了,或许同时也是因为心胸的开阔和善解人意.姨娘的大丫头跳井自杀了,本来的她是不喜欢管闲事的,她明白闲事管太多,是非也就惹得太多.任何事情她都能过且过,能让且让,这毕竟是别人的家里.但这毕竟是她的姨娘,而且现在却又是要人安慰的时候.,她或许做的违心,或许做的做作,但她只是想让这个姨娘从这件事情脱出来,不要太过于责难自己,或许她并不知道她这个姨娘根本不会责难自己.但这种时候劝解人也是人之常情的吧!难道在这个时候有谁还会当着面去说这个姨娘的不是吗?
久来的相处,她已经强烈的感受到她对自己的火药味,她也明白这是为什么.若是她没有来的话,她和他还依旧是那样的亲密无间,她是那样的惹人怜惜.每次她有意发难的时候,她总是避而不回,她不想伤害她,或许也是不愿伤害自己.而这次听戏的时候,他为了讨好她,却意外的来讽刺她,她有些气愤了,前几日的时候,他要看她的红麝串的时候,神情还是那样的痴,而今日却......他要讨她欢喜,自去做便是了,何苦来作践她呢.她不易动怒,但今次受到的伤害已让她不能自已.或许是出于无心,或许是出于有意,她讽刺了他一番而连带进了她.之后她带着愠气走了,但事后又不禁后悔,虽然她常针对我,他喜欢她,但他却没有冒犯过我,这次可能只是他的大大咧咧,并无什么别的意思.
素日来她对他的丝丝情怀只能隐藏在心底,她不能和她一样能敞开心怀,敢爱敢恨.她必须要保持自己的矜持,她的肩上所背负的已不是她个人的事情了.听到了他挨打的消息,她不禁有些呆了,怎么好好的会挨打的呢?但也没及多想,忙揣着自家的疗伤药便寻他而来,她是不易表露出自己的脾气的,更不用说是流露真情了.在母亲 哥哥面前她也依旧表现的很刚强.而这次她有些失态了,看着他的这个样子,她心中也不禁大恸.或许是依旧抱着对那个幻想的希望.或许是不想再看到他以后还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又规劝了他.又或许她认为他在病中能听她一言,但她还是没有说完,因为她知道他不喜欢听她讲这些话.她快步的离去了,她知道若再在这里的话,她自己也不清楚能不能抑制住自己的眼泪.
或许是因为那一刻她已明白自己心中原来是喜欢他的.或许也是因为如此,她也发现自己是更愿意多看见他的.而这一刻的安宁,她想能永远就好了,就这样坐在他的身旁,握着针线,感觉他的存在.着一刻她甚至天真的想过,或许以后他会改变的,他能帮自己重振家业的.然而下一刻,她的心碎了,她怔怔的呆在那里.体会着他梦中的那句话,或许这才是他真实的情感吧!原来ZAZiPZgzIP他喜欢的果然是她.唉!这一刻她真的好想哭,她想大声责骂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原来那道士的话,他竟然是一点不相信,而自己却在妄图,或许她一开始来这本就是个错误的吧!她放弃了,这一刻.但她的表面依旧镇定,她不能让别人看见她的心在滴血.
从小的时候,她便读阅了百书,胸中的文墨没有八斗也有三斛,或许也是因为书读的太多的缘故,她知道自己就算有八斗才而又有什么用呢,这些只能成为茶余饭后的玩笑,而进不了厅堂.她心思聪敏,却也从不把这看成一回事,只是跟大家一起聚聚的时候耍耍乐子.但这一次她的菊花诗夺魁之后,她有些羡慕,又有些妒嫉了.为什么她可以如此洒脱而我不能,或许我不能如她般随性而为,但也可以如古人般达到作诗的真正境界,一展我心中所想 胸中的抱负.我想着不禁莞尔,原来自己还是如此贪玩的.
或许是真心对她的爱怜,或许是想更加笼络自己的这个簇拥.对这个大大咧咧的妹妹干事不计后果,他也是大感头痛,但此时若自己不帮她,又还会有谁来帮她的呢?难道忍心看这个憨厚的妹妹出洋相吗?不,她不想.她举手又帮了这个妹妹,而后又给她出了写好主意.那一次的螃蟹诗,果然她如愿以偿的赢了,她心中却也很高兴,自己比才或未必会输给她的.
命运让她们这两个赋山川物华灵气于一身的人聚了头.命运让她对她不得不进行防范,以至于她们象极了敌人.而命运又让她们聚在了这秋夜的烛光下,这一夜是注定有风有雨的.这一夜也注定是不能如平常一般宁静的.这一夜,这种场景,这样的时分,她对她说了很多,很多一直她想对她说的.或许这一刻之前,她对她的防范一直没有松懈过.她当她素日藏奸.或许这一刻她依旧是想在这种气氛下迷惑她,但她的话能够撒谎,她的眼睛却做不到.她是俊敏的,她也是聪慧的,她们之间的交流本来是一个眼神就足以让对方明白.但她们却依旧言语.这一刻之后,她知道,他已完全属于了她,而自己心中虽有疼痛,但却豁然开朗.自己的包袱总是要找能背的人来背的,虽然她想选择他,但他不能.如果她依旧喜欢他,她就应该去喜欢她.这一刻后,他和她之间再无间隙,他们之间得到了升华,而这一切又归功于她.这一刻后,她和她已经成为了不拜的金兰.这一刻后,一切成为了永恒.
时间不会永久停留在这个风雨摇曳下的秋夜,但她们会铭记这个有风有雨的秋夜.
附记:这篇文章或许是我有史以来写的最久的单篇.其中三次写完,从14日子时四刻至寅时二刻,后睡至辰时四刻又复动笔写至巳时四刻,忽觉疲倦,又睡至午时二刻,最后一直写到现在申时一刻,写完后大倦.文章其实不长,但却写了近五个时辰,自己也是骇然.不过其中负手踱步徘徊的时间是极多的.因为文章多是白天写成,倒是打了不少折扣.写完后不知自己为何要写宝钗,虽晓自己要写玉儿是断乎不行的,或许有能力,但却惧于动笔,但文既成,第一件事情还是望怿儿不要深怪于我成文如此便好了.
又得写时小诗一首把玩
一夜蒙胧一夜冬,文成无影又无踪.
不知握笔心思处,花落难及意重重.
睡去......
-----------------------
尼采与梵高
尼采是古今第一狂傲之人,第一聪明绝顶之人,第一孤独寂寞之人。他对艺术、哲学、宗教、道德、文化等领域的极度敏感,它驾驭文字的非凡能力,他思想的叛逆与狂傲,足以证明他是旷世少有的天才,也许在更长久的岁月里,他的思想和著作将会更加光芒万丈的显示这位天才的真实价值。
但我认为,尼采首先是少有的狂傲之徒,然后才是天才。他在自己的著作和与朋友的书信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在极尽他驾驭语言文字之能事,夸大其词地渲染、发挥自己哲学方面取得的成就和重要作用。比如:“我为什么如此之聪明”,“人们将会理解我是这个时代最主要的哲学家,甚至可能还不至于此,我也许就是负着重大使命的一座沟通两千年历史的桥梁 。”“鉴于在不久的将来,我必须向人类提出有史以来最庄严的挑战,阐明我是何人,就十分重要了。我所肩负的宏大使命与我的同代人的渺小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别,这是因为他们既未曾听过我的讲话,也未见过我本人 。”“实际上我宁愿当巴塞尔的一名教授,也不愿成为上帝 。”“我是神,打扮成这样 !”……诸如此类的话在他的著作里随处可见,古今中外还有哪一个天才说过比这更狂傲自大的话语?如果除却他的狂傲之气,那么,他就与叔本华、黑格尔等人没有本质上的差异,可以统称为伟大的哲学家。
但另一方面,尼采却是一个内心充满矛盾,心灵非常脆弱的人,他一生都在母亲和妹妹的精心照料,呵护守候之中生活, 而且常常消极悲观、抑郁烦闷。他与朋友瓦格纳决裂之时,他的著作受到冷落、批评之时,他的狂傲之气一扫而尽,显示出了比常人更多的孤独迷茫,犹豫不定。尼采的一生充满了凄凉,他终身未娶,寡亲少友,过着“与世隔绝”般的生活,除了像疯子般地沉醉于自己的哲学以外,很少有常人生活的乐趣,却尝尽了人间少有的孤独寂寞。1889年,45岁的尼采疯了,病中的他会突然拥抱和亲吻街上的任何一个行人, 并且对着路人大喊:“我是神,打扮成这样!” 他不断地给朋友写信,内容语无伦次,毫无逻辑,使朋友们摸不着头脑,有时又像一只受了致命伤的野兽那样奄奄一息的躺着。1900年,尼采去世了,终年56岁。
人的社会性和尼采的狂傲之气决定了他必定会招致这样的命运,他所有的悲剧大约积木屋是他为自己的狂傲付出的代价。这一切证明了尼采是人,不是神。
尼采曾说:“一切事物,当所有的人们还在仰视时,我已经开始俯视。”是的,他太聪明了,以致有“才高难入俗人机”的孤独寂寞。我常想,也许是他的绝顶聪明导致了他常人少有的孤独寂寞,是常人少有的孤独寂寞导致了他脆弱的神经。我也常常想,一个人,要是聪明得像尼采一样,生命就没有多少意思了,生活中所有的快乐在他犀利的眼光中必然会黯然失色,一切让人们跃跃欲试的事在他的俯视下都显得那么幼稚和可笑,这样毫无趣味的生活还有什么意思呢?那样聪明的人必定也要象尼采那样孤独寂寞,像尼采那样神经脆弱,也许还会象尼采那样疯掉。
我还是愿做个普普通通、快快乐乐的人。
尼采出生后的第九年,在欧洲荷兰布拉邦特省一个叫松丹特的小村镇,出生了一位与他同样伟大的人物,那就是19世纪末欧洲画坛上最耀眼、最辉煌的巨星:温森特•梵高。
梵高不象尼采那样温文尔雅,绅士风度,聪明狂傲,他是一个穷途末路的废物,似乎上帝安排他到人间来时忘了给他一席之地,穷困和窘迫一辈子都在对他穷追猛打,围困堵截。他没有家庭和子女,没有爱情、友情和健康,没有金钱,没有可靠的物质生活来源,甚至没有上帝。他像一堆垃圾,周围布满了苍蝇和蚊子,散发出恶臭,使人唾弃,厌恶。
但这也是天才,是巨星,欧洲画坛上永不陨落的巨星。
梵高的一生是贫穷凄惨的一生,是麻木愚钝的一生,是没有快乐和意义的一生。他20岁前后在一家画廊做销售工作,但他并不爱好画和绘画,仅仅是为别人卖画,也没有比其他人更为出色的地方。他比较忧郁,容易压抑自己内心的感情。仅仅是为了逃避失恋的打击,他选择了离家出走,以品尝痛苦的方式来忘记拒绝他的姑娘,从此便陷入了长期与生存搏斗的绝望境地。
在流亡过程中,他试着做过老师、牧师,学习过演讲,接受过教育,结果表明他都不适合。他经常把自己弄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没有工作、没有金钱、没有健康的身体、没有力量、没有思想、没有热情和理想,而最糟糕的是失去了赖以维系生命的支点,无数次的失败和贫瘠不堪的生活使他没有勇气再开始新的生活。“我是个废物,我该去死掉”,他常常在饿得头脑发昏两眼发黑的时候这样喃喃自语。
梵高26岁那年,他在穷途末路之中,在生活的一片黑暗之中似乎看到了一点微弱的亮光,他突然省悟到自己在怀念艺术世界,曾经画店和美术馆里那些美丽的油画,在他僵直的头脑里渐渐地恢复了活力。于是他开始了画画。他没有想到,这个突然的想法使他为此而付出一生,他更没有想到,这个突然的想法为后来欧洲源远流长的艺术史上写下了多么灿烂辉煌的一页。
但梵高绝对不是喜欢画画,也不是想用画画来谋生,更不想以此显身扬名,仅仅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活下去的理由――我在学画画。画画的结果是使他的生活更加困窘潦倒,难以为生。此时的痛苦不再是失恋带来的,而是因为不能自给自足和对自己生存价值的不断否定带来的,所以他学习画画是机械的、茫无目地的。他没有任何绘画基础,又起步太晚,没有老师和学友,他在孤独中摆弄着画板、铅笔和颜料,拼出任何人都没有见过、不为时人所承认的的东西。他心中深藏的是像海一样深重的痛苦和灾难,内心压抑的是像火一样的愤懑和力量,他把痛苦和灾难,愤懑和力量都毫无顾忌的倾注在画笔上,他不想去创造些什么,也不想从中得到些什么,仅仅是因为再没有其他可供他干的事,仅仅是为了给自己一个活下去的理由,仅仅是为了在绘画中麻痹自己痛苦不堪的思想,以此忘掉生命的痛苦,忘掉生活的窘迫,忘掉自己的存在,他只能画画,不停地画,拼命的画,无所顾忌地画,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的画,不受任何干扰和刺激的画,直到他心力憔悴,体力不支离开人世的那一瞬,画笔戛然而止。
如果把生活比作一只漏斗,那么普通的人都想从漏斗底部往上攀爬,希望给自己争取一个更大的生活空间。而梵高在生活刀剑的逼迫下从漏斗的细部钻了过去,在那片茫茫无边的旷野找寻到属于自己的天空。
他生前谁也没有认为他会有出息,虽然他那个有钱的弟弟一直在为他付生活费,但那仅仅是出于对他的同情,认为他画画要比永久的流浪漂泊要好,谁知道他死后竟然那么的耀 眼、辉煌。
现在,他的画是稀世珍品,但是这些珍贵作品在他生前却一幅都没有卖出去,那些宝贝在当时都被当成了废物,一钱不值。
如今,谁要拥有一幅梵高的真迹,谁就可以成为百万富翁,但当年作画的人却始终与财富无缘,一生穷困潦倒,衣食难继。
一位医生曾严肃的对梵高说:“你是个非常神经质的人,从来没有正常过”。一个从来没有正常过的神经质的人取得了这么高的艺术成就,而多少自以为聪明的人,多少正常的人却碌碌无为。
所以,朋友,如果有一天你在街头看到一个满脸忧戚,衣冠不整的人,那么,请你不要鄙视他,也许他是一位真正伟大的艺术家和天才!
尼采和梵高,一个是贵族学者,衣食无忧,狂傲不羁;一个是苦行僧,尝尽了人间的风刀霜剑;一个是早熟早慧的天才,对文学、音乐、戏剧、语言、哲学等都有极大的兴趣与爱好,出众的才华令人望尘莫及;一个是愚钝麻木的蠢才,连生计都不能自保何以及其它;一个像精品店橱窗里瑰丽高雅的艺术精品,一个像店外无精打采的乞丐。有趣的是两人都是偏执狂,都对周围过于敏感,结局是最后都疯掉,因为疯狂而死掉。更有趣的是两个人都是终身未娶,没有成家,身心漂泊,尼采留下了几句谩骂女性的话语,梵高为曾经鬼混过的妓女献上了自己的一只耳朵。
尼采的一积木屋生象一出悲剧,梵高的一生象一出喜剧。
梵高,如果他还在,我会问他,你为什么要死,可惜不能。
但我想,我懂他。
尼采是个才子,公认的才子。
梵高是个天才,痛苦,挣扎,不会再有了。死,是他最好的归宿了吧。安息吧。你 。
尼采,是轮太阳,只是付出,从不索取。
“我可怜的兄弟!”
可是,我什么都不能做。
[我的意识流}

上一篇: 描写糖葫芦

下一篇: 叶与根的描写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