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的肉段子描写

小说中描写手的段子外貌描写——手我的外婆年已七旬。一头短发像罩上一层白霜,一双大眼已深深陷进眼窝,嘴里的牙几乎全脱落了,一双粗糙削瘦的手上爬满了......

小说中的肉段子描写

小说中描写手的段子

外貌描写——手
我的外婆年已七旬。一头短发像罩上一层白霜,一双大眼已深深陷进眼窝,嘴里的牙几乎全脱落了,一双粗糙削瘦的手上爬满了一条条蚯蚓似的血管,血管又青又紫。那饱经风霜的脸上皱纹纵横交错,刻记着七十年来的千辛万苦。但她仍然精神瞿铄,满脸红光。
那个学生,一边揉着自己的中指,一边看着陈老师的手,只见那两只手确实和一般人的手不同,手掌好像四方的,指头粗而短,而且每一根指头都伸不直,里外都是茧皮,圆圆的指头肚儿都像半个蚕茧上安了个指甲,整个看起来总像用树枝做成的小耙子。
妈妈不会打扮,不会跳舞,可她有一双巧手。妈**手纤巧、灵活,那白净、细柔的手指更显眼。妈妈织起毛衣来,那手指活动得像穿梭一般,令人眼花缭乱,不大会儿,就织起了一大片。
我有一双普通的手。手掌有点儿圆,软绵绵的,上面横竖交错着几条弯弯曲曲的手纹。指头有长有短,有粗有细,手指伸直的时候稍微有点弯,像一把拉不开的弓。白嫩的手指肚儿中间凸了出来,指头尖尖的,上面深深地嵌着一片粉红色的指甲。
我妈妈是个眼科医生,她和所有的妈妈一样,有一双普通的手。这双手不曾于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也不曾创造过什么了不起的奇迹,但这双手整天忙碌不停,当人们进入梦乡时,这双手还没停止工作。
谁都有一双手。工人有一双强壮的手,演员有一双柔软的手—一我奶奶呢,却有一双长满老茧而又闲不住的手。多少个日日夜夜,她那双闲不住的手,为我们这个家庭带来了幸福和欢乐,使我们家里经常干干净净,东西收拾得整整齐齐。这双手,多少次让我们感受到它的温暖啊

小说中描写女人的片段

小说中描写女人的片段
她穿一袭长裙,或高贵地绾着发髻优雅迷人,或披散长发纯情可人。
“她是那种饱经风霜的人,对一切变故都采取泰然自若的态度。一切都不需要明说,一个眼色一个面部的微小变化都会使她立刻明白自己的处境和对方的意图。她从不执拗他人,也不使他人为难,很温顺很平和,和她相处我很松弛。请别因此得出错误的印象认为她是凄恻寡言的活动木偶。她很爱说爱笑也很风趣,在人多的场合从不怯场总能落落大方应付自如。她没有小家子自怜自爱的忸怩作态,同天真未琢的少女不同的是,她欢快并不恣肆,雍容并不轻浮。任何调笑挑逗一旦变得狎斜变得不尊重,她就立刻感觉出来。我不是说她立刻就形于色,她感觉得出来但含而不露。所以我说她饱经风霜,有一种超然物外的镇定与从容,皮囊已锈但污无妨。当她垂下眼皮时你哪怕将她拥入怀中甚至侵入身体你也会感到她神飘天外与你距离遥远……就在我和她最熟悉的阶段我也觉得她是个陌生人,一个隐姓埋名的女子。你知道吗,她给我的不可捉摸的感觉太强烈了……有一天她出门后就没再回来。我等了很长时间,有段时间,每当门响我就以为是她回来,可每次都不是她……她样样出色,舞跳得好冰也滑得好。如果滑冰有业余段,她绝对是高段。每次一下冰场绝对醒目高出他人一筹,提刀旋转玩儿似的,像是长期生活在冰天雪地的女人。”
女子外貌描写的词:
秋水明眸;眉似远山,面若芙蓉;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气若幽兰;莲步生花,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国色天香,
倾国倾城,花容月貌,艳如桃李,千娇百媚,
如花似玉,楚楚可人,亭亭玉立,绝世容颜,
眉清目秀,清秀佳人,婉兮清扬。芙蓉如面柳如眉。
容止端丽,性格柔婉。肌如雪晕,唇若朱涂。眼横秋水,眉插春山
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倾国倾城、温婉娴淑、千娇百媚、仪态万千、
国色天香、花容月貌、明目皓齿、淡扫峨眉、清艳脱俗、香肌玉肤
仪态万端、婉风流转、美撼凡尘、聘婷秀雅、娥娜翩跹、俏丽多姿、
风姿卓越、顾盼流转、清丝纠缠、举步轻摇、明艳不可方物、艳冠群芳、剪水双瞳、美艳绝伦、神仙玉骨、楚楚动人、楚楚动人、温柔善良、风姿绰约、顾盼流转、清丝纠缠、举步轻摇、明艳不可方物、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冰雪聪明,惠质兰心,通情达理,睿智,淑德,贤惠,文静,翩若惊鸿,宛若游龙国色天香貌若天仙环肥燕瘦、窈窕淑女、秀丽端庄、艳若桃李、花枝招展、温柔可人、活泼可爱、亭亭玉立、如花似玉、软玉温香、兰质蕙心、秀外慧中、楚楚动人、明眸皓齿、天生丽质优雅纯朴稚气俊秀清秀可爱楚楚动人聪颖灵秀俊俏俊美美丽,大方,温柔,可爱,单纯,纯洁
小家碧玉、天生丽质、完美无暇、娇羞可爱、
温文尔雅、明艳动人、天生尤物、
人面桃花、柳眉杏眼、水灵秀气、美丽动人、樱桃小口、
绝代佳人、一代佳人、一代容华、绝色美人、美若天仙、
月里嫦娥、华如桃李、桃羞杏让、如花似月、
芙蓉如面、娇艳惊人、冠压群芳、风华绝代、
秀色可餐、秀外慧中、粉妆玉琢、桃腮杏脸、
艳冠群芳、剪水双瞳、美艳绝伦、神仙玉骨、楚楚动人、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诗经.卫风.硕人)
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宋玉<登徒子好色赋>)
美人既醉,朱颜酡些。(宋玉<招魂>)
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李白<西施>)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李延年<歌一首>)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曹植<洛神赋>)
谁怜越女颜如玉,贫贱江头自浣纱。(王维<洛阳女儿行>)
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王昌龄<西宫秋怨>)
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杜甫<丽人行>)
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红楼梦>第六十八回)
┅┅
她的脚踝是那么纤美,她的脚更令人销魂,若说这世上有很多男人情愿被这双脚踩死也一定不会有人怀疑的。
这张脸实在美丽得令人窒息,令人不敢逼视,再配上这样的躯体,世上实在很少有人能抗拒。
就算是瞎子,也可以闻得到她身上散发出的那一缕缕甜香,也可以听得到她那销魂荡魄的柔语。
那已是男人无法抗拒的了。
她的眼睛会说话,她的媚笑会说话,她的手,她的胸膛,她的腿……她身上每分每寸都会说话。
她胴体虽丰满,腰却很细走起路来,腰肢摆动得很特别,带种足以令大多数男人心跳的韵致。
她的确是个非常美的女人,弯弯的眉,大大的眼睛,嘴唇玲珑而丰满,看来就像是个熟透了的水蜜桃,无论谁看见都忍不住想咬一口的。
但是她身上最动人的地方,并不是她这张脸,也不是她的身材,而是她那种成熟的风韵。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北方有佳人 遗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 再顾倾人国
樱桃樊素口 杨柳小蛮腰
休言女子非英雄 夜夜龙泉壁上鸣
送行淡月微云
若有人兮山之阿
被薜荔兮带女萝。
既含睇兮又宜笑
使君一何愚?使君自有妇,罗敷自有夫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两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不过我喜欢的几句词写的不是女人
君莫舞 君不见 玉环飞燕皆尘土 千金纵买相如赋 默默此情谁诉!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襛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像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
~~~~从南湘之二妃,携汉滨之游女。叹匏瓜之无匹兮,咏牵牛之独处。扬轻袿之猗靡兮,翳修袖以延伫。休迅飞凫,飘忽若神,陵波微步,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转眄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于是屏翳收风,川后静波。
诗经 硕人
硕人其颀,衣锦褧衣。齐侯之子,卫侯之妻,东宫之妹。邢侯之姨,谭公维私。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硕人敖敖,说于农郊。四牡有骄,朱幩镳镳。翟茀以朝,大夫夙退,无使君劳。
河水洋洋,北流活活。施罛濊濊,鳣鲔发发。葭菼揭揭,庶姜孽孽,庶士有朅。

求玄幻小说里描写炼药时的段子。

求截过来的
手指在纳戒上弹了弹,一株有些暗红的凝血草出现在掌心中,略微迟疑后,萧炎将之从药鼎顶部的那盘踞蛇头中丢了进去。
  凝血草一进入药鼎之中,萧炎还来不及控制,火焰便是扑腾而上,转瞬间,一株凝血草便是化成了漆黑的灰烬,最后被药鼎中的特殊设置,驱逐出了鼎内。
  望着自己第一次的失误,萧炎尴尬的笑了笑。
  “继续。”药老淡淡的道。
  咽了一口唾沫,萧炎再次投了一株凝血草,此次的凝血草,在火焰中多坚持了一会,依旧是化成了漆黑灰烬。
  “温度高了。”
  抹了一把冷汗,轮到自己动手来炼制丹药,萧炎终于知道,这活,果然不是任何人都能轻松应付的啊。
  在坚持不懈的烧毁了足足二十多株凝血草之后,萧炎终于勉强摸到了凝血草对温度的适应点。
  再次投进一株凝血草,萧炎脸庞凝重,灵魂感知力牢牢的压缩着火焰的温度,眼睛透过寒冰镜面,死死的盯着其中那株悬浮在火焰上的凝血草。
  在火焰中翻腾了片刻时间,凝血草终于开始逐渐的脱去草皮,草叶中所蕴含的汁液,也被熏烤成了一点点淡白粉末,凝血草中的精华药力,终于被萧炎这菜鸟,成功提炼而出。萧炎全神贯注的注视着药鼎中那翻腾的火焰,略微有些苍白的脸庞上,密布着汗珠,长时间炼药,是一件极其消耗斗气的工作,而且萧炎此时的功法,又只是最低的黄阶低级,在雄厚程度依旧持久性之上,很难有什么优势,所以,他能在药鼎前坚持炼药接近两个小时,已经很是不易。
  微眯着眼睛望着萧炎再次成功的将凝血草提炼成白色粉末,知道他已经到了极限的药老微微点头,轻声道:“好了,先休息一会吧。”
  闻言,萧炎努力保持平衡的肩膀顿时跨了下来,身子犹如脱力一般,软软的倒躺在了冰冷的地面之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胸膛不断的起伏着,全身酸麻的他,现在简直连一根手指头都懒得再动弹。
  “这种时候修炼,效果最好。”
  瞟了一眼犹如软泥一般躺在地上的萧炎,药老淡淡的道。
  懒惰与勤奋在心中天人交战片刻之后,萧炎又只得万分不情愿的哀嚎着坐起身子,颤抖的双手摆出修炼的手印,然后缓缓的闭目。
  见到萧炎这般模样,药老笑了笑,目光转移到摆放在药鼎面前的十几个玉盒上,玉盒之中,盛满着从凝血草中提炼而出的淡白色粉末,这些都是先前萧炎努力下来的成果。
  玉盒从左向右看,淡白的颜色也是越来越浓郁,到得最后一个玉盒之时,其中的白色粉末,几乎达到了纯白的质地。
  望着这极为明显的进步,药老有些惊叹的点了点头,心头再次为萧炎那出色的灵魂感知力赞了一声。
  瞥了一眼正在回复斗气的萧炎,药老盘腿斜靠着石壁,悠闲的闭目养神,现在的萧炎才提炼出第一种材料,后面还有两种,等着他慢慢努力。
  ……
  在闭目修养了接近一个小时之后,萧炎体内那因为斗气的耗尽而显得黯淡的气旋,终于再次散发出明亮的光泽,而且此次的光晕,较之几个小时前,似乎还更亮堂了一点点。
  缓缓的睁开眼眸,全身上下那股酸麻的无力感,也是退散了大半之多,扭了扭脖子,骨头相碰撞的声音让得萧炎舒畅的吐了一口气。
  “修养好了?那就继续吧。”睁开眼,望着再次变得生龙活虎的萧炎,药老微笑道。
  苦笑着摇了摇头,经过先前那般痛苦的炼药过程,萧炎终于明白,自己被药老忽悠了,以积木屋前药老炼药,只是伸出手掌随便烧几下,让得无数人为之疯狂的丹药便是火热出炉,这般简单的过程,也给萧炎留下了炼药极为轻松的印象,可如今当自己动手炼制了,他才知道,这东西,简直比苦工搬矿石还要累。
  现在明白,似乎有点晚了,所以萧炎也只得郁闷的叹息了一声,再次端坐在药鼎之前,开始提炼另外两种药材的精粹。
  有了先前提炼凝血草的经验,这次的萧炎,却是明显要轻松了许多,在烧毁了八颗活气果以及十朵罂粟花之后,终于成功的从两种药材中,提炼出了配置疗伤药所需要的东西。
  从活气果中提炼出来的东西,是一种略微偏黑的细小颗粒,这些细小颗粒有着去淤活血的功效,在野外,一些经验丰富的受伤佣兵,若是没有了足够的疗伤药,就经常将活气果捻成碎肉,用来减轻伤势。
  从罂粟花中提炼出来的,则是一种淡红色的液体,这种液体,有着麻痹神经的效果,可以用来作止痛之用。
  望着整齐的摆放在萧炎面前的三种药物,药老微微点头,轻声道:“所需的材料已经被提炼了出来,现在,就将它们的药力,融合在一起吧,这是炼药中,最重要的步骤。”
  深吸了一口气积木屋,萧炎脸色肃然的点了点头,熟练的将纯白粉末丢进药鼎之中,再用温火熏烤了十来分钟,待得纯白粉末略微有些泛红之后,迅速的将罂粟花的液体倒入其中。
  液体刚刚进入药鼎,便是将纯白粉末包裹,在火焰之中略微翻滚了一阵,两者逐渐融合成一种淡红的粘稠液体。
  IHmohXGbo灵魂感知力努力的控制着火焰的温度,缓缓的熏烤着淡红的粘稠液体。
  在火焰的不断熏烤之下,粘稠液体逐渐的化成了一种暗红的糨糊形状。
  从透明镜面处死死的盯着药鼎中那团暗红的糨糊,萧炎略微迟疑,将活气果的黑色小颗粒,也投进其中。
  黑色小颗粒进入药鼎,可却并未有什么变化,大团的细小颗粒,在火焰中来回蹦跶,就是不肯如愿的融合进暗红糨糊之中。
  “各种材料对温度的抗性都是不一,所以,你必须学会随心所欲的控制鼎中任何一处的火焰温度,需要低温的地方,你则要压制火焰,需要高温的地方,你则要放开压制提升火焰温度…”望着急积木屋得满头大汗的萧炎,药老淡淡的道。
  舔了舔干枯的嘴唇,萧炎点了点头,连忙分出一簇灵魂感知力,努力的控制着细小颗粒之下的火焰缓缓的提升着温度。
  “嘭…”
  随着灵魂感知力放开对温度的压制,一簇不受控制的火焰猛的腾了上来,只是片刻时间,便将一小半黑色颗粒焚烧成了灰烬,吓得冷汗直流的萧炎赶忙死命压制。
  灵魂感知力一方面要保持着一边的火焰温度,一方面又要提升着另外一边的火焰温度,这种一心两用的要求,实在是让得萧炎头疼不已。
  不过在经过好几次的险情之后,萧炎也终于是从手忙脚乱中静下神来,摸去额头上的冷汗,深吐了一口气,体内所剩无几的斗气,全部灌注进了火口之中。
  药鼎之内,细小的黑色颗粒在不断增高的温度下,终于是承受不住的爆裂开来,一撮撮乌黑色的粉末,缓缓的飘进了那团淡红色糨糊之中,将后者的颜色,染得更加深沉…
  当最后一撮乌黑粉末飘进糨糊之中后,萧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手掌缓缓脱离了火口,而随着萧炎手掌的抽回,药鼎中的火焰,也是逐渐的熄灭。
  望着气喘不停的萧炎,药老微微一笑,手掌一挥,药鼎的鼎盖便是掀飞而落,右手一招,鼎中大团的深红糨糊,凭空飞跃而出,最后悬浮在山洞半空。
  瞟了瞟那团散发着浓郁药味的深红糨糊,药老手掌凭空切下,而随着其手掌的挥动,那团不断流动的深红糨糊,也被http://www.jimuwu520.com分割成了起码上百块细小的糨糊液体。
  一手从萧炎手中拿过纳戒,药老手指一弹,上百个小玉瓶,顿时摆满了狭窄的山洞。
  将玉瓶摆好后,药老随意的一摆手,半空中那些糨糊液体,便是准确的落进了玉瓶之中。
  随手取过一只玉瓶,药老笑着将之递给萧炎,戏谑的笑道:“恭喜你,第一次炼药成功!”
  迫不及待的接过玉瓶,萧炎望着里面那成色并不太纯净的深红药液,心头却是忍不住的涌上一股兴奋的自豪感觉。
  “嘿嘿,从此以后,我也算是一名炼药师了!”

上一篇: 这是第一篇

下一篇: 英语作文描写重庆的景色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