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道难中的描写句子是

蜀道难中描写蜀道险象环生的句子是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

蜀道难中的描写句子是

蜀道难中描写蜀道险象环生的句子是

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扪参(mén shēn)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

蜀道难中写山水险恶的句子是什么?

蜀道难中写山水险恶的句子是:
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吮血,杀人如麻。
诗人用夸张的手法极写蜀地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的险恶,奉劝友人不可以久居。

蜀道难描写蜀道开凿过程的句子

  【开凿过程的句子】: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
  【释义】:山崩地裂蜀国五壮士被压死了,两地才有天梯栈道开始相通连。
  【典故】:据说秦惠王的时候,蜀王部下有五个大力士,称为“五丁力士”。他们力能移山。秦惠王送给蜀王五个美女,蜀王就命五丁力士移山开路,迎娶美女。有一天,看见有一条大蛇进入山洞,五丁力士一齐去拉蛇。忽然山岭崩塌,压死了五丁力士。秦国的五个美女都奔上山去,化为石人。这个神话,反映着古代有许多劳动人民,凿山开路,牺牲了不少人,终于打开了秦蜀通道。
  【出处】:李白《蜀道难》:“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参考资料:http://baike.baidu.com/link?url=_lQNva9IFycaeO1AXV3-fGk87FBaJ07HnSTqn-JRMG6OPgtKpaoXWLID3Y5w5OBT_fYv79QucCpDoywz12VOWFe2_pQyV_Art4RsrDwJi1y

《蜀道难》中描写诗人在山巅行走艰难的句子是

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

蜀道难中以先声夺人的手法写出蜀道之难的句子是?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 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 猿猱欲度愁攀援。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
问君西游何时还?畏途巉岩不可攀。但见悲鸟号古木,雄飞雌从绕林间。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使人听此凋朱颜! 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其险也如此,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
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吮血,杀人如麻。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侧身西望长咨嗟!
重读古诗,洗净心中对诗歌原有的浅薄的解读以获得新的认识和看法,往往成为我现在读诗的最大乐趣所在,每有所获,都好像珍贵的东西失而复得一样,万分的欣喜往往不能自抑。
《蜀道难》是一篇让我有失而复得喜悦之感的诗作。曾以为这不过就是一首赠别去蜀之友人,暗含劝慰其道途艰险早日归还, 以及讽谏实事、映射现实的诗作。艺术上极其完美臻熟,高蹈不俗,但境界上不出古乐府之旧题诗旨。但是当我真正对李白的精神气质有所深味之后,我再次翻开诗集看这首诗,却发现了一个极为高远深邃的境界,我才发现这不是人之作,而是仙之歌,是太白谪仙傲视凡俗的绝世仙歌。
要深入到这一层意思,我们还是先从作品入手,来看一看作者在每一句诗句中所深蕴的情绪和傲骨。
诗作一开篇即突兀而来,以先声夺人之势惊叹蜀道之艰难。“噫吁嚱”为蜀地之方言, 《宋景文笔记》中曾载:“蜀人见物惊异,则曰:‘噫吁嚱’。”之后又以两个形容词“危”“高”概括了蜀地的总体特点,到此太白觉得渲染的还不够,于是一句奠定全诗基调之语仿佛由天而降、凌空而出:“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此三句开篇,全诗雄伟奇崛的艺术基调由此而定。如凭空乍起晴天霹雳势句句不虚发,蜀地之叹语,一个语言上的阻隔;一个危高之道是地理上的阻隔;一个难于上青天却是天之浩渺地之苍苍的阻隔。层层阻隔下太白把读者完全置于一个陌生而孤独的境地,你会发现太白笔下那个妄图过蜀道的人是完全的陷入了一个不可超越的境界,太白似乎是在嘲笑他,但太白又何尝不是在嘲笑自己,蜀道是人之道吗?我们一群凡夫俗子来这里干什么?我们为什么来到这里?这样的追问贯穿了太白《蜀道难》的全篇,似一股精神的潜流浅浅流动,以后的文字都是对这一追问的渲染和展示。
蜀道之难的具体情况是怎样的呢?诗人没有先直接从正面描写,而是自然跳转到蜀道的历史回顾中去,“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在诗人的笔下它那样无所追寻,蜀道的开掘能上溯到什么时候实在难以考究,只知道是远古的远古,四万八千岁是多么久远的年代,那块土地都独立自主地生存着,那是一块人间的土地吗?在夸张的笔法与神话的奇幻交织下,蜀地突然间变成了一片神秘奇异的所在, 在这里,我们感到蜀地已经不是一片实在人间的乐土,它更像一个天外的世界,一个梦想的所在,一个不可近人的境界。
“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到“使人听此凋朱颜”,诗人从历史的回顾中收笔,将抽象的感叹转化为具体的描写,驰骋自己的丰富的想象,综合各种艺术手段,写尽了山的高危之势。这里突兀而立的山峰,高标接天, 挡住了太阳神的运行;而这山下却是冲波激荡的、曲折回环的山川大河,山之高与川之深,山之危与水之险相互映衬更见奇崛。山高得连能健飞千里的黄鹤都不得过,连矫捷如飞的猿猴都愁于攀岩,真是难上加难。而那入蜀的唯一通路青泥岭又怎么样呢?“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峰路萦回,山势峻危,据载,青泥岭是“悬崖万仞,山多云雨,行者屡逢泥淖”,难怪过道之人都是,“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普通人的渺小在这里被书写的淋漓尽致,他们试图超越生命的绝境,他们有着高绝的理想, 但是他们无法超越,他们在理想的高远与生命力的渺小中挣扎,难怪蜀道上的人们会自然而然地由生一丝幽情,“但见悲鸟号古木, 雄飞雌从绕林间。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 空谷中的悲鸟在朽枯阴深的山林里上下翻飞,不时地发出一两声哀号;子规啼血,更添荒山的空寂悲凉。生命本是脆弱而不堪一击的,可是人类却总要不停地用脆弱的生命对抗洪荒自然的强大。在这被本就是充满着悲剧感的人生里,我们却依旧要用我们微弱但却不息的生命力去对抗,哪怕结局注定是幻灭的,但却正是在这不屈服的抗争中,人才不会堕落,人才活得有所尊严。
一程高危,一程神秘,一程荒凉,然而逶迤千里的蜀道还有更为奇险的风光。山、壁、水,各有奇绝。“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两个静态的画面定格,既写山之高接云天,又见壁之险象丛生。忽而水光四射,浪石激荡,山谷轰鸣,飞快的画面闪过,惊险万状有排山倒海的艺术效果。“其险也如此,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朝避猛虎,夕避长蛇, 磨牙吮血,杀人如麻”作者极力描写蜀道的惊怖畏惧之感,极力渲染艰险之中的巨大气魄。我们为什么来这里?这不仅是太白在蜀道的之上的追问,更是太白一生求索的追问。太白为人,有着常人所无法及的激情与气魄。他一生积极入世,希望有所作为与人世,但却终生不得。但太白不是普通人,普通人不得志有的是失志之悲,是悲观是失望是灰心是丧气,但太白不是。太白不得志,可他依旧有自己超越的办法,他身上有着冲越一切阻隔、傲视一切樊篱的高度的自由精神。他不需要别人理解他,因为他身上有着与生俱来的自信与勇气,因此,他一无所惧,纵然他很了解生命的结局在哪里,可他依然要不断开拓。
《蜀道难》歌颂无所畏惧且悲剧性的生命力量。我们活着,其实有时也好像走在一条艰难的蜀道之上,我们的结局注定虚无, 没有人能真正的超越,但是我们依然要抗争, 要开拓,要进取,因为我们要捍卫生命的尊严,我们不能在强大的自然规律的压迫下显得那样渺小而无力,相反我们活着就要证明自我生命意志的存在,就要超越生命的局限。太白在这个角度傲视、审视着,他把生命尊严最完美的一面展示给世人,于是他站在仙人的角度俯视苍生的生命选择,这就是蜀道难的精神气质,这也是太白的精神气质。
《蜀道难》是一首奇异的诗,一首不俗的诗,是生命意义的探求和生命尊严的捍卫之歌,不论从思想上,还是艺术上都是一部旷世的优秀作品,值得我们反复体味,亘古传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