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积木屋新闻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股市 > 新闻正文

回乡见闻|河南硬核抗疫:村子变村寨 天黑后只能出

时间: 2020-01-27 19:06:12 | 来源: 新浪财经综合 | 阅读: 66次

【回乡见闻】河南“硬核”抗击疫情:村子变村寨,天黑后只能出不能进......

e公司官微

我的家乡在河南中部城市许昌,今年河南省抗击新型肺炎走在前面,河南的做法被称为“硬核”,网友纷纷号召外省来抄作业。

记者是22日傍晚出发,23日下午到达许昌城区西部边缘的一个小区,小区里基本上都戴了口罩,25日,大年初一记者回到老家所在乡村,距离城市20公里,沿途商店老板,居民都没戴口罩,而昨日,即26日,记者到东部30公里的陈曹乡,沿途所见村民基本都已戴上口罩,只有少数十二三岁的少年没戴。

  封堵

前天开始,大喇叭车大概一个小时在小区旁边巡回一趟念着注意疫情,有关信息通过宣传单,门口横幅,新闻的方式,已经触达了所有人。路上行车不多,人员稀少,从记者所住小区看下去,马路空空,甚少人踪。

大年初一记者老家农村村口有七八人在烤火,在大年初二记者来到陈曹乡,村庄基本上已坚壁清野,村口都被泥土封堵起来,即使路过村子也不行,想要进村要测体温,还有一些村子是用拖拉机,大卡车封堵,如果是本村车辆出入可以沟通协调。

有一些大村子无法封闭,因为这些村子位置比较好,有重要公路穿过,临街照样开放着,但是通往村子深处的小路堵上了。

记者在村口,看到封堵之处,停了一些车辆,应该是不方便开进去,直接停在村外。一个购买纸尿裤的年轻妈妈,骑着电动车,在等待店主将纸尿裤送过来,马路上看到购物的一群人,也都是带着口罩,只看到这群人。关键路口都有干部模样的把守。

昨天晚上,二姨夫家所在的许昌西边一个村庄两条出村道路也封堵起来。

这些封堵都是村子里的自发行为,可以想象,此后几日,封堵将变得更为彻底。

听说有些村庄已经不允许外村人进入,记者熟悉的地方还没有听说。

信息

村子里信息非常透明,比如外婆村庄有一个武汉定居者今年没回,还有一个返乡者,他是1月3号返回,在村子呆了几个小时,然后就回到在许昌里购买的房屋中。现在很多类似这样的返乡者,在城市购房,过年也基本不回乡下。

这样的返乡者其实很快就能甄别出是否携带病毒,因为返乡早,一直没有症状,已解除了危险。二姨所在大队,有6个武汉回乡者,情况比较复杂,其中一个开车回来,一回家就将自己隔离起来,连轿车也消了毒,目前过了危险期,还有一个在武汉一个工地上上班,在武汉时就发高烧,一直未愈,回来两天才好。现在弄不清楚他是否得过新型肺炎,他在村子里到处晃荡,令人胆战心惊。

他们只是被统计了起来,没有人来过问,没有人过来检测,估计也还没有到那种程度。

这只是记者比较熟悉的两个村子,说明其他很多存在和武汉都有或轻或重的关联。

河南和湖北临近,其中河南南部的信阳市,去武汉务工的尤其多。许昌距离郑州更近,外出者优先选择的是一线大城市,然后是长三角、珠三角,其次是郑州,然后是武汉、西安。这是一个经济发展程度和距离远近的排序。

就是这样一个排序,在许昌的普通村庄,就有这么高概率和武汉人员联系。农村早已不偏僻封闭,人们四处务工,通过各种际遇遍布五湖四海,只是在春节时节短暂交汇。

这就是疫情的可怕之处,假设有一人感染,其他人在不知情下再被感染,春节过户就有可能将疫情传递到任何一个地方去。

许昌迄今为止,只有一个案例,1月20日,患者和女儿外孙共3人从武汉自驾车到许昌投靠亲友,住在亲戚为其准备的一套房子中,亲友为其准备日用品,在许昌没有外出史和其他密切接触史。

村寨

我们习惯的村庄四通八达,转向封闭,这是记者从未经历过的。

历史上每个上规模的村庄都有寨子,记者老家也有一个,寨子规模不大,用土夯实,寨外挖沟,是为了防匪。

现在村庄封闭起来,就像一个人弯身蹲地,将心脏部位藏起来,用背部阻挡外力打击。老人们习惯将这次肺炎称为瘟疫,一旦他们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儿,就会唤醒内心深处的恐惧回忆。这种唤醒远比年轻人在手机上了解的更多。

所以他们采取的方式也更彻底更决绝,简单粗暴。

对于全国来说,这次新型肺炎,加害人体的同时,也已经引起人类剧烈反弹,武汉就是心脏,其他地方就是一个个细胞,村庄就是最边缘的细胞,现在所有细胞一起行动,和心脏一个节律,冻结自己,就像医疗体系的饥饿疗法,经济学的休克疗法,用减少接触的方式,阻断病毒传染,让病毒衰竭死亡。

这种行动,只能一时,就像游泳憋气一样。原来极端低消耗下的小经济体,现在是四方连接的分工社会,高消耗依赖供给路线的高度通达。冻结造成交流困难,对社会对经济体都是物理切割,马上就会造成剧烈不适。

这对村庄来说,是额外负担,也是不得已的反应。

  过度紧张

但是没有人掉以轻心,人们在电话里互相叮嘱“不要出门”,老太太打电话也说着“冠状病毒”。

在中华民族的传说中,年是一种凶猛的怪兽,过年被称为年关。但从小还是大家一直很喜欢过年,没想到今年春节真的成为年关。

人们已经习惯过年走亲访友,开怀畅饮,人们奔驰数千公里回家,就是为了和亲友团聚。现在这种习惯生生被扯断,如鲠在喉。

在微信群里,看到的都是令人惊惧的信息,神经高度紧张令人心态紧绷,

在记者老家村子的微信群里,记者听到村干部用恐吓的口气说,“外省归来人员,你们赶紧把名字报上来,如果不报上来,人家派出所就来抓你们了。”

昨天开始,关于封城的说法就传开了,关于飞机喷洒药物的说法也有。恐慌感切实的攫取人的意志,关于某个小区发现患者的说法一旦传开,就四散传开,事后证明不过是留言。

就连记者这样一开始就关注新型肺炎并自认为了解甚多者,一旦出现任何不适,就联想是不是有了什么症状。所以不难理解武汉得了普通感冒的患者,该是何种紧张了。

以前太不重视,现在太过紧张,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晚上侄子想出小区散步,物业管理人员说,天黑后只能出不能进,出去就不能回来。小区物业管理升级,城市小区管理和农村看齐了。

新闻标题: 回乡见闻|河南硬核抗疫:村子变村寨 天黑后只能出
新闻地址: http://www.jimuwu520.com/stock/1791687.html
新闻标签:疫情
Top